【论道】地铁无障碍:设施与服务的结合

         

大美无障爱:发现美 传递爱

一、无障碍交通的发展历程

城市是人口密集的区域,也是公共的、商业的设施及服务密集的区域。交通网络将各种设施和服务连接起来,为人们参与社会活动提供了便利。让残疾人和其他人一样平等参与社会,是无障碍促进的目标,也是残疾人事业发展的目标。有人把“在大街上可以看到多少残疾人”作为衡量残疾人生活质量和评价残疾人事业发展的指标,因此,在推动城市无障碍建设过程中,无障碍交通是关键。

2003年,我国允许肢残人驾驶机动车。2010年,这一政策进一步放宽条件。肢残人出行多了一种选择。2012年,网约车相继出现、并迅猛发展,轮椅人士打车难、易拒载的状况得到扭转。近几年,部分带有轮椅升降设备的网约车投入运营。深圳、大连等城市出现了配有轮椅升降设备的福祉车。但这部分交通工具仅适用于一小部分经济条件优越的残疾人。相对而言,价格低廉、覆盖面广的公共交通更有利于普通残疾人的常规出行。2012年以来,以地铁为代表的轨道交通进入快速增长阶段。预计2020年我国将有50个城市建成地铁,线路里程总计约9000公里。2015年,部分投入使用的新能源电动公交车采用了低地盘、一级踏步、门口带翻板的设计,为轮椅人士乘坐公交车提供了便利。但据我们对北京、深圳、大连等城市调查,轮椅人士更青睐于地铁。

二、地铁无障碍:设施与服务

地铁大规模开工建设以及陆续投入运营,使城市公共交通网络的无障碍水平得以提升。新建的地铁站都有直梯、出入口有轮椅坡道、盲道、楼梯扶手的盲文提示、宽体闸口、无障碍卫生间、无障碍标识,构成一个相对完整的无障碍系统。地铁配有无障碍车厢,可以固定轮椅。北京、上海等城市早期建成的地铁站近年来都做了相应无障碍改造,无法改建直梯的站点则在楼梯上增设斜挂式轮椅升降平台。随着地铁网络的延展,残疾人、特别是轮椅人士越来越认同这种交通工具。

然而,尽管地铁站的无障碍环境相对完善,但是仍然存在很多不足。地铁是在已有的城市区域内建设的,既有的城市布局、复杂的地质结构等因素都对地铁建设构成了一定的约束,因此,地铁站无障碍建设常见以下几种情况:1、无法建设直梯,只能采用斜挂式轮椅升降平台;2、只能将直梯直接通入站台,因而需要人工管理;3、直梯口的轮椅坡道没有足够空间延展、使之达到规范的坡度;4、最主要、也是最普遍的一个遗憾:由于工程技术问题,地铁底板和站台之间存在缝隙和高差,导致轮椅人士上下地铁十分不便。在这些情况下,无障碍服务是必不可少的。严格意义上讲,完美的无障碍状态是应排除任何形式的人为辅助、实现残疾人自主、自助出行。但现实中存在很多约束条件,无障碍服务的作用就体现出来。实现地铁无障碍,设施与服务必须结合起来,一个不能少。

三、服务:基于道德还是制度

一位在日本留学的轮椅人士曾讲述:每次她走进地铁站,总有工作人员带着便携式坡道跟随着她,直到送她上车,然后通知抵达站的工作人员及时迎接。她认为这体现了日本地铁服务的人性化。与此形成对照,国内地铁站的工作人员通常不会主动提出为残疾人服务;轮椅人士需要主动找到工作人员提出要求。他们更不愿意使用坡道,而是采用拖拽轮椅方式协助轮椅人士,尽管站内配有足够的便携式坡道。有的工作人员在协助残疾人时会安排同事进行拍照,因为地铁公司把这种服务视为爱心奉献。

无障碍服务其实不是观念问题,而是法律问题。如果不使用坡道、直接推送轮椅,一旦发生意外,地铁公司要承担主要责任;反之,如果地铁公司提供必要的无障碍服务,意味着他们尽到了法律义务,则不需要承担主要责任。工作人员身体条件、技术水平等方面的差异以及服务对象的特殊情况使不规范的服务充满了不确定性。比如:一个身单力薄的或新近入职的工作人员可能无法对一个身体较重的轮椅人士实施安全的轮椅服务。同样,国内很多城市的地铁站都配有轮椅、但长期闲置,工作人员几乎从不主动提供轮椅服务;他们甚至认为轮椅是在乘客发生意外之后使用、而不是对特殊群体意外伤害进行事前预防的。老年人、残疾人等特殊群体发生意外伤害的可能性相对较高,如果地铁公司没有履行服务义务,则应承担主要的法律责任。这种经营风险是应该而且完全可以避免的。因高风险而拒绝残疾人、老年人乘坐地铁,是违法的;把无障碍服务界定为爱心奉献、而不是日常服务的必要规范,是幼稚的。唯一出路是完善服务制度,主动为特殊群体提供规范的无障碍服务!把基于道德的不确定行为转化为基于制度的规范操作。

四、设施与服务设计的几个要点

目前针对地铁硬件设施设计仅有北京、上海出台过地方标准;地铁服务标准还是空白。在此,我们主要提出以下几个要点:

(一)地铁站建设应纳入城市整体规划中,尽量避免因征地等因素而导致的建设不规范问题,最大程度地保证残疾人自主、自主出行。

(二)一个地铁站应至少设置两部直梯,分别位于主干道的两侧,使之兼有过街设施的功能。

(三)地铁公司应专门制定针对特殊群体的服务规范。特别是便携式坡道及轮椅服务、盲人引导服务应成为常规服务。